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复杂 上

作者:柳冥字数:4586更新时间:2019-02-11 09:50:15

得人示警,华阳真人下意识侧身朝旁边闪去,他躲得快,攻击来的更快,拳头狠狠砸在了避闪不及的肩胛骨上,随着咯嘣声响起,阵阵剧痛袭来,肉眼可见的,右胳膊变得软绵绵再也使不上力气。

动手的是张虎,看着倒地的华阳真人,他比所有人来的都要惊恐:“不是我打的,不是我打的!是我的手,我的手自己在动!”

自古以来听说过花草成精的,飞禽成精的,走兽成精的,张虎特神奇,两只手成了精,不听使唤也就算了,力气还特别大,硬是拖着主人往前走,路上还知道用手语来交流,也不知商量了些什么,一个突然反身抽了两记耳光;另一个对着胸膛毫不客气的锤了两拳。

可怜的张虎被这一套组合拳打的差点怀疑人生,他的手打了别人不说,还揍了自己,要不是脸上身子都在疼,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停下,你们两个给我停下!”

啪啪!

“我让你们停下!”

啪啪!

“我。。。”

啪啪!

明明是件很惊悚的事,不知道为何,张曜看了很想笑,旁边的清风子道长再也顾不上套近乎,小跑着将师傅扶起来,华阳真人是又羞又恨,终日打雁今日反倒被雁啄了眼,这次丢人丢大了!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诵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驭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吾身!”

“天之光,地之光,日月星之光,普通之大光,光光照十方!”

“吾奉道君急急如律令!”

此乃道家秘传八大神咒之金光咒,华阳真人实在气急,也是恨急,有神通者持咒,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喊出‘急急如律令’这五个字,因为代价实在太大,少则损失半年、多则耗损三五年寿命!

神修不同于仙修,寿命是有数的,神修不怕死,只怕死的没有意义,死亡对他们来说相当于删号重练,至于转生后的我还是不是我这种哲学上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部分都看的都很开,有功德护身,来世必定投胎为人,只是忘掉记忆换个新的身份而已,又不是仙修那种一经失败直接魂飞魄散,怕什么!

当死亡失去了神秘感,知道的人也就失去了敬畏心,正是因为如此,神修都是不要命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像茅山派、御罗宗这种天天和鬼差打交道的修士,甚至对死亡还生出了向往,那天在人间不开心了,脖子一抹直接去阴间报道,牛头马面是我大哥,整个地府都是熟人,高兴了找个差事干个几十年一百年,不高兴了老子就插队投胎再去人间混上一遭,朋友多关系硬,就问你怕不怕。

这种死了还能牛逼的人是真牛逼,茅山派、御罗宗有一多半的威名就是这么来的,这天底下只要是活着的生命,就没有不怕鬼差的,也就这两派人见了鬼差跟见了隔壁王大爷一样,不认识?没关系,上前聊两句说不得这鬼差就是自家人,递上两根香关系立马熟络,有时间甚至还能坐下来喝两杯,别人家鬼差登门绝逼没好事,到了他们这叫贵客临门蓬荜生辉,酒足饭饱把鬼差送走了,还会含情脉脉的拉着手喊着大爷以后常来玩哟,拉关系走后门到这种程度,简直丧心病狂。

华阳真人是上清观的人,做不到茅山、御罗两派视死亡为无物,但他也不怕死,今日在张家丢了面子,丢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上清观的脸,莫说只是三五年寿命,就是小命不要了,这个脸也要挣回来!

金光咒身为八大神咒之一,威力神异,屋外青天白日,却有神光自天空降下,青色的来自周天星辰,红色的来自太阳,金色的乃是天地之光,青光犹如铜墙铁壁将屋子隔绝,使鬼怪无法逃遁;红光化为金乌真火在屋内熊熊燃烧;金光护身,防止主人被暗算。

不管是青光红光还是金光,不开真眼一个都瞧不见,纵然是张曜,也只是忽然感觉屋内有些燥热,仿佛瞬间又回到了酷夏,热的让人萎靡提不起精神。

四季亭外,华阳真人不允许无关人等进入,老夫人觉得不保险,又让人将整个屋子围了起来,末了还让王妈将席大先生找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有席大先生在,她老人家才会稍稍放心一些。

席大先生来的时候不紧不慢,到了地方后稍稍一愣,没想到竟然看到了熟人,也不算熟,准确来说应该是认识,在十几年前,那时他风头正劲如日中天,乃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而那人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越州,燕赤霞!

席大先生能记得燕赤霞,那是因为这小伙子长的实在太有特色,谁见了都觉这家伙不是个好人,后来才发现,人家只是丑了点,心肠还是蛮好的,依稀记得还有人叫他丑侠。

十几年没见,没想到这人竟然一点没变,也不算没变,总感觉好像比以前更丑了,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东西,闭目养神的燕赤霞忽然睁开眼,目光如电气势如虹,身似柏松如渊渟岳峙,似山峦巍峨,又似大江横流,一人如千军万马,守在门前,谁人也别想靠近屋内半步!

席大先生暗暗一惊,脸上不露端倪,心中是不断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这话是一点不假,别的不说,仅凭这份气势他见了也要暗道一声自愧不如,可见燕赤霞虽然变得更丑了,但实力也强大了许多。

说是有一面之缘,席大先生也没上前套近乎的意思,吩咐下人将躺椅搬来,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准备小憩一会儿,有高手在,他这个糟老头子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老老实实的做个看客算了。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自他人来以后,燕赤霞始终将目光看向这里,尤其是席大先生的一双手,这双手白净细嫩,手指修长,指甲修剪的干净整洁,完全不似男人的手。

“裂天掌席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黑影将阳光挡了下来,席大先生似乎早有准备,眼也不睁道:“不好意思,阁下认错人了,我是张府一名小小的管事,不是什么裂天掌席穆。”

燕赤霞并不理会,或者说自看见席大先生的那双手后,就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十七年前,江湖传闻你为了救好友一家,不惜以身犯险闯入藏青族禁地龙首泽,我快马加鞭跑了五天五夜,听到的却是你已经死亡的消息!”

“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看着席大先生,燕赤霞神色复杂道:“却没想到你藏在苏州府,躲在张家成了一个管事。”

“这位大侠,你搞错了吧?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裂天掌席穆,我姓张,叫张全,府中的人都叫我全管事。。。”

“席大先生,老夫人请您过去一下。”

什么是尴尬,这就是尴尬,前一秒才告诉别人自己姓张,后一秒立刻被人拆穿,瞪了眼一头雾水的青仆,索性这些年他脸皮变厚了不少,无视了一旁的燕赤霞,迤迤然的起身离去。

老夫人等的心焦,半天了四季亭内连个动静都没有,王妈也好不到哪儿去,张彪张虎都在里面,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也是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比亲生儿子差不到哪儿去。

看见席大先生,她两眼一瞪怒气冲冲道:“你这个糟老头子干什么去了?”不等对方回答,又一脸着急道:“少爷和彪儿虎儿都在里面,快想想办法!”

办法?席大先生能有什么办法,他对捉鬼驱邪完全是一窍不通,除了站在这里宽慰下媳妇,什么都干不了。

燕赤霞也跟了过来,他有太多的疑问要问席大先生,此时也知道时机不对,站出来掷地有声道:“居士请放心,区区鬼物根本掀不出什么风浪,真人反手便可将其镇压收服!”

“那你倒是快些动手啊?!”斜了眼燕赤霞,王妈小声嘀咕道:“说的倒是好听,你要真有本事,为何会被派出来守门?”

这让燕赤霞好不尴尬,他倒是想冲进去快些了解此事,奈何这里是苏州府,属于上清观的道场,他这个出身青羊宫的道门护法若是随意出手,难免瓜田李下给人客欺主弱的感觉,事后不但落不得好,还会遭人厌弃。

这些阴沟里的东西不足为外人道也,燕赤霞索性闭上嘴站在一旁,之前看得很清楚,这老妪与席大先生关系亲密,又叫他糟老头子,两人应该是夫妇,于情于理都要客气三分。

四季亭内,随着太阳真火降下,张彪惨叫着摔倒在地,四肢被定魂线束缚,只能痛苦的在原地打滚儿,一缕缕黑烟从他身上腾现,又在刹那间被烧的干干净净,这些异象凡人依旧是看不见。

翠儿吓坏了,她不明白张彪出了什么事,只觉得他的声音是如此痛苦凄惨,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不似人能发出的鬼魅声,尤其是见张彪五官扭曲在一起,眼眶只见白仁不见黑珠,还有丝丝涎水从张开的嘴巴中流下来,那模样甚是狰狞骇人。

只需半柱香的时间,不管躲在张彪体内的恶鬼藏的有多深,到时都将被太阳真火烧死,这却不是华阳真人想要的结果,他紧紧盯着张虎,试图找出异常来。

让他失望了,张虎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依旧被两只手拖着走,似乎也明白华阳真人有金光护体,奈何不得,两只手很快改变了方向,将目标对准了张曜。

张虎大惊,连忙高声喊到:“少爷,危险,快离开这里!”

“大胆邪鬼,竟敢如此放肆!”华阳真人脸色阴沉,左手两指并拢放在身前,嘴中念念有词,待咒文完毕后手指一指,怒喝道:“疾!”

屋内墙壁门廊上挂起的铜铃无风自动,清脆的叮当声接连响起,而后,用朱砂书写好的符咒发出道道青光,无边巨力从天而降,两只手前进的速度不断减慢,最后定在了半空中。

张虎松了口气,要是伤了少爷,他不敢想象自己死的会有多惨,趁着如今还能挽回,急忙喊道:“真人,不用管我,快把这两只手砍下来!”

华阳真人没有理会,对着徒儿示意了眼,清风子道长小跑着将桃木剑取来,接过木剑,真人来到桌子前俯身一拜,手中桃木剑轻轻一抖,桌子上的香炉中神奇的又多出一根香,青烟袅袅垂直浮上。

上前恭敬的将神龛上的锦缎取下,华阳真人左手持剑竖在身前,声音洪亮有力道:

“弟子上清观华阳,奉道君诏令,起四方神君之尊位,立八方神灵之牌位,呈都城隍尊上以示:今有邪鬼作祟危害善德之民,弟子恳请都城隍尊上降下神诏,定阴阳破佞妄,还善德之民以生,断邪鬼之恶源。”

说完拜上三拜,华阳真人心在滴血,他能力不行,看不出附身张虎两只手的恶鬼跟脚,为了保全上清观的脸面,只能请督城隍出马,这三拜就是三万功德,寿命不值钱,但这功德简直要了他的老命,也不知何时才能赚回来。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467ig.space    711qq.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