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27、势在必行

作者:凋零树字数:4595更新时间:2019-02-11 09:49:47

这边儿的气氛有点冷。

陈维云的反应过于激烈,导致在场的老家伙措手不及,他们显然低估了陈维云做事的强硬手腕。

邓连如、沈壁、何忝、利国韦四个人联起手,无论他们要做什么事,都能轻而易举,见什么人,都能得到谄媚的笑脸,但陈维云毫无屈从他们压力的征兆。

桌子上还有几位富豪,他们是碰巧坐在这里,都能清楚感受到双方针锋相对的火药味,却没有人出面打圆场,像这样的关键时刻,谁也不敢轻易表态。

李钊基是东道主,此刻简直要郁闷死,今晚的宴会是大联欢,他把各路名流请到场,这是为了增进大家的友谊,结果搞出这种糟心事,他却偏偏没有胆子说和,一会儿看看陈维云,一会儿瞄瞄邓连如与沈壁,心里不停叹气。

包玉港皱着眉头品红酒,他身体不好,去年做过出一次手术,虽然消除了体内顽疾,但伤到了元气,导致他思维能力变慢,一时半刻没有理清这里边的门道,到底该不该帮陈维云说句话,他还没有考虑清楚。

他此时一直在想着前几天的承诺,他曾委托邱得根给陈维云传话,愿意发卖手上的大酒店股份,但是这一次,嘉道理家族显然是铁了心要捍卫基业,这又让他犹豫起来。

李福照是港交所的主席,恒生成分股上的所有企业都是他的vip客户,嘉道理家族控制中电与大酒店,背后的金团汇丰是全港第一财团,参股的华资公司不知有多少,关键利国韦是他亲家,他不可能发声支持陈维云,当然他也不会得罪,自顾喝着闷酒,沉默着听双方你来我往。

“阿云,无论协商成什么结果,伯伯我都支持你的商业行为。”

何洪森是在场唯一敢说话的富豪,不说不行,这件事是他起的头,刚才把陈维云叫过来,他比李钊基更郁闷,好好一场联欢活动,结果弄到这种地步,如果他当缩头乌龟,陈维云肯定认为他与嘉道理家族是一伙的,今后别想再合作。

他扭头看了看何忝,来前这老家伙没有讲实话,只说要认识一下陈维云,根本没有和他透露大酒店的事情,等同于坑了他一次,但他又不敢抱怨,他出身何启栋家族,是港澳第一望族不假,但是在奥门,何忝家族才是老大。

“阿叔,阿云与梁钟豪的交易是公平买卖,他入股大酒店已经是事实,难不成还让他退出去吗?”何洪森给何忝端了一杯酒,温声发问。

“怎么会!”何忝笑呵呵的回答:

“大家都在一座城里混饭吃,入股公司是司空见惯的事,你有我的股,我也有你的股,这没什么大不了,既然陈生已经买了大酒店的股份,谁也不会逼着他卖掉,今晚我做和事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请陈生听一听嘉道理家族的意思,仅此而已,无论陈生想怎么做,都与我无关。”

“既然何老你这么讲。”陈维云立刻接话,

“那我明确重申一下我的态度,在我持有大酒店股份期间,我绝不主动谋求大酒店的管理权!但投资讲究回报,嘉道理家族不能损害我在大酒店的利益,否则我会被迫反击。”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这只是缓兵之计,陈维云之心路人皆知,既然入股了大酒店,那就是为了全面收购,虽然他承诺不主动谋求董事会,却可以制造收购的借口。

邓连如与沈壁听完他的表态,对视一眼。

“陈生,既然你不准备进入大酒店的董事会,嘉道理家族希望与你签订一份君子协议。”

邓连如的态度也很强势,她作为英国佬扶持的代理人,保护的是英资企业利益,她今晚有胆子找上陈维云,这是因为大酒店相当特殊,嘉道理家族与大陆关系良好,中电投资的大亚湾核电站正是由新华香江社的社长许嘉屯一手推动,所以陈维云得不到港府与大陆的支持,

“在你担任大酒店大股东期间,嘉道理家族保证不做出稀释你股份的决议,并确保你每年的分红,但你也不准实施增持与收购的商业行动!他们希望这些约定形成正式的书面公函!”

这番话成功触怒了陈维云。

在商业法则下,财力相当的双方才能签订平等的合约,嘉道理家族没有资格要求陈维云怎么做,他们提出这样的协议,是针对陈维云的一种胁迫,更是一种冒犯。

“邓小姐,你并非大酒店的董事会成员,不具备劝说我的资格!如果你不出面,让嘉道理家族直接找我谈,或许我会尊重他们的提议,但你今晚找上了我,还拉上这么多老前辈,使用这种施压的小伎俩,让我很反感!”陈维云抬手指了指邓连如,

“你回去告诉嘉道理家族,大股东就是大股东,我会遵照香江《公司法》赋予我的权利,接手我的企业,让他们做好离开的准备!”

他说完站了起来。

“陈先生,汇丰是大酒店的股东!”沈壁忽然抬头,朝陈维云强调说:

“我希望你务必重新考虑一下你的决定!”

“据我所知,你下个月就要卸任汇丰大班了吧?”陈维云扬扬嘴角,“沈先生,你确定你可以代表汇丰吗?”

陈维云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转身走了。

沈壁脸色铁青,陈维云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他留。

“这个后生仔这么傲气啊!”邓连如善于掩饰情绪,把对陈维云的不满压在心里,依旧保持着优雅气质,

“我只是负责传话而已,他何必要针对我呢?连这点气量都没有,真不知他的公司是怎么做起来的?”

桌上无人响应她的话,如果陈维云是一个任由拿捏的面瓜,他绝不可能在短短四年间成为香江首富。

何忝见陈维云离席,不由苦笑一下,给身边的利国韦使了一个眼色,“我都说了这种事情容易闹矛盾,你偏要插手,现在得罪人了吧。”

“能有什么得罪,我们也是传话的。”利国韦一点不放在心上,香江不是暴发户的城市,即使陈维云成为世界首富,也奈何不了他这些老牌豪门,李家的后代基本都是法官,利家的后代做金融地产,罗家的后代清一色做律师,他们又同气连枝,把持香江的命脉部门,陈维云能怎么样?

“包生,你与两位邱生已经持有渣打三成股份,董事会能进去吗?”

“正在谈,即使做了董事,也是边缘人物。”

这些大人物只把刚才的磋商当做一件小插曲,转头即忘,随即又闲聊起来。

只有何洪森与李钊基仍在关注着陈维云,准备找机会给陈维云好好解释一下。

陈维云并没有离开会场,仅仅换了桌子。

他刚才离座的时候,霍赢东立刻给他招手,“阿云,这是《镜报》的创办者徐老,新华香江设的许社长,这位是金利来的曾生。”

徐老叫徐世民,第一届大紫荆勋章获得者,曾生就是曾显梓,陈维云第一次见。

香江有很多富豪,他们力撑大陆存在目的性,但是徐霍曾这几位老先生,属于真正的爱国者,原则性非常强。

“陈生,你刚才和邓小姐在谈什么?”

这是许嘉屯在问话,他坐在曾显梓与霍赢东中间,大陆驻香江的负责人就以他为首。

“谈生意,邓小姐是大酒店邀请的说客,她让我不要收购大酒店。”陈维云对许嘉屯没有好感,这个人是叛徒,三年后会跑去美国去,不值得陈维云费精力。

“说到大酒店,这家企业的创始人嘉道理家族还是很不错的。”许嘉屯打着官腔,“别看他们是洋人,却心向大陆,陈生,媒体上你准备收购大酒店,这不利于团结,关系不要搞太僵。”

“许社长,这是你个人的意见,还是领的意见?”陈维云很好奇的问。

许嘉屯是受人所托,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表态的严重性,明确的说:“我撮合过嘉道理家族在大陆的投资,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那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陈维云也很坦白,“许社长,我对全面收购大酒店的生意势在必行,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这……”许嘉屯的脸色很不好看,太狂妄了吧,好歹他也是大陆的负责人,即使要收购,不能换一个委婉的说辞吗?

“陈生,你要考虑清楚,你收购大酒店,有可能影响中电在大陆的投资!万一他们撤资,影响将会非常恶劣。”

与中电合资的核电站是他的政绩,不能有失。

陈维云一听,立刻丧失继续交流的兴趣,他再一次离座,“对不起诸位,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告辞了,改天再向你们斟茶致歉。”

“嗨!”许嘉屯望着他的背影,立时语塞。

“许社长!”霍赢东摇了摇头,

“阿云手上有港灯,他完全可以取代中电,以他在大陆做的贡献,投资肯定会更高,他比嘉道理家族更适合与大陆的合作,你冒然干涉他的商业行为,是不是不太妥当呀?”

“那他也不能这么胡来!”许嘉屯端起领导的架子,“这件事我一定上报,他恶意收购一间心向大陆的企业,这是破坏团结。”

“我见汇丰大班也在场,那位邓小姐是汇丰董事,如果汇丰支持大酒店,陈生会直接面临汇丰的狙击!港府不会赞同这次交易,如果大陆也不赞同,陈生心里没准会有怨气,所以许社长,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曾显梓面相亲和,脸庞很圆,如同一个弥勒佛,张口就像是在笑,他看了看《镜报》老板徐世民,

“徐老,你觉得呢?”

“我?”徐世民笑呵呵的说:“我肯定不会撑洋人!”他又远望一下陈维云,“这个后生仔是有大本事的人,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有本事,关键他的电视台与报刊舆论立场坚定,如果他收购遇到难题,我还会出手帮他。”

“那当然要帮。”霍赢东心里在惦记着置地,跟着说:“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他完成大酒店的收购,不能让他失败!”

如果失败,会严重干扰收购置地的计划。

许嘉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霍赢东这么坚定力撑陈维云,他不由犹豫起来,要不要继续给嘉道理家族声援。

此时宴会刚刚开席没一会儿,陈维云直接离场,但他走的是后台,宾客们都以为他去了卫生间,所以全都没有在意。

俐智见陈维云脸色不佳,急忙离开贵妇席,跟了上去。

陈维云准备走后台去停车场,结果碰上给周惠敏送花的大队伍,这让他心里的厌恶感更加强烈,名利场就是这样的德性,花团锦簇之下,充斥着利益倾轧,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私利绞尽脑汁,财富背后是一箩筐的的算计,靓女也只是富豪们拿来炫耀的战利品。

“尼娜,去把阿敏叫过来!”陈维云留给俐智一句话,转身去了停车场。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m.realf2a.com    711qq.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