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五四章 密信

作者:倚天傲雪字数:3048更新时间:2019-06-07 10:11:14

第五五四章密信

浏览完信的内容,何守信抬头看向了万寿祺。

这封信,从字里行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密语,也并未无藏头诗的迹象,那么,既然是密信,自然另有玄机。☆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何守信年纪虽轻,却是镖师出身,对于这方面的各种花样机巧,他自然再清楚不过,既然表面看不出什么名堂来,那么十有**,此信的奥秘在于秘写药水了。

这个时代的秘写药水,倒是并没有什么稀罕的,何守信是这方面的行家,不外乎就是用米汤、白醋等来书写密语。

不过,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药水,使字迹显形的方法也是不同的,这就要问清楚了。

其中,用米汤书写的密信最为常见,字迹干后了无痕迹,收信人则需将信纸浸入紫菜或海带汤中,才能显出蓝色的字迹来。

而使用白醋的话,就要稍稍麻烦一些了。

首先,信纸不能是纯白色的,那种略微泛黄带有碎金花纹点缀的最好,写信者更是必须事先在白醋中投入数枚锈铁钉,待铁锈溶掉后再蘸水书写,而收信人只需在信纸上喷上普通的茶水,即可见到蓝墨色的字迹了。

另外,在南方地一些地区,还有人用杨梅果实浸出的汁液书写的,收信人只需将信纸浸入皂荚水中,亦可见蓝色字迹。

何守信甚至还听说过,生活在草原地带的蒙古人,还经常用牛奶书写密信,收信人只要用火烘一下信纸,便可出现黄褐色的字迹……

万寿祺明白何守信的意思,当即看了一眼顾炎武。

顾炎武心领神会,当即端起了一杯茶,浅酌一口后轻轻喷于信笺之上,转眼间,在那一行行字句的夹缝空白处,蓝色的字迹便立刻显示出来了……

蓝色的小楷字密密麻麻,连信笺的反面空白处都有。

“万先生,太感谢了!”

何守信仔细看了一遍,抬头对万寿祺笑道,“这可是一份大礼呀!”

说着,他将信笺递给了顾炎武,顾炎武接过密信,也仔细看起了内容。

密信的第一部分,是目前扬州城里的情况。

一是城内眼下人心不稳,王略说,他目前已经联络了一批有力的本地“乡贤”,这些人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财产,已经控制了城内一部分本地军队和壮丁队,将重要的衙署、仓库都保护起来了。

只是,城中的乱兵实在太多,他们无法控制全城,只能堪堪在东门和南门一带维持局面,希望王师趁夜进城,尽快恢复城内秩序,以免发生大规模的骚乱。

他还特别提到,看情形,马进宝的烧城计划已经箭在弦上,随着城中秩序崩坏,随时可能发生大规模的纵火,后果不堪设想。

“看样子,事态很严重……”

顾炎武看完信件便意识到,城里的情况已经相当紧急了。

说着,他将信笺递给静静守在一旁的杨远,又低声和万寿祺聊了起来。

而此时,观察哨也传来消息,城里隐隐约约有火光,似乎有地方失火。

顾炎武顿时面有忧色,万一扬州城失火,后果不堪设想。

不仅城中仅存的余粮会全部被毁,这全城数万百姓也会流离失所,到那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就是好几万无衣无食、失去居所的难民。

这样的话,即使攻下了扬州城,受困于这样的救济压力,恐怕也只能带着难民撤出这片废墟,甚至后退到长江边了。

在顾炎武看来,这样的局面,对于王师来说便形同败绩了。

第二部分是关于城内的守军情况的,王略指出,马进宝的本标营和浙兵主要集中在西门和北门附近,如果他们放火,主要将从这两个方向出逃。

另外,有传言说,马进宝和部分重要官员已经逃离扬州……

“果然让他跑了?”

正看着信的杨远略为有些失望。

“跑了就跑了吧,”

何守信无奈地说道,“我们这么点人,能趁乱控制不起火就不错了,这厮真要没跑,难度就更大了。”

此时的他,已经在暗暗盘算行动方案了。

信里特别说明,城中准备“反正”的各路人马都已经约定暗号,左胳膊上绑白布条子为记号,衙署、仓库、城楼等已经被控制的重要建筑物则悬双灯为号,希望大军进城的时候注意识别。

杨远继续看下面的内容,是关于鞑子的囤粮情况的,秘信里提到,扬州城中原有的存粮,大多都已经运往仪真,城内的几处粮仓,大多已是空仓。

“咱们去搞一下仪真怎么样?”

杨远看完信,抬头建议道,“要不然,粮食不够哇。”

“我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

何守信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急袭仪真,确实是个好主意,如果情报属实,只要动作够快,还是很有希望将大批粮食夺回来的。

然而,眼下扬州的情况显然更紧急,他们这点人,暂时已无力他顾,这件事,只能等张团长的主力到达之后再说了。

何守信正在盘算的,一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控制扬州,不让这把火烧起来;二是如何面对最坏的局势,万一仪真的粮食追不回来,维持城内百姓的生计是个大问题。

马进宝的这一手甩锅技,可真够毒辣的!

扬州城商贸发达,城中百姓多以经商百工为业,靠着扬州作为食盐集散地带来的商机过活。

那些盐商大户倒没什么,但绝大部分平头百姓在扬州城外都没有自己的田地农庄,一旦城池被毁,根本无地可去。

现在,他们身上的细软大多已被鞑子搜刮一空,再加上马进宝战前就在城外的四乡八野半买半抢地征集粮食,扬州城附近的各村各寨的存粮,估计连自保都吃力,这些老弱妇孺想搞到粮食更是难上加难……

现在的扬州城外,唯一拥有较多存粮的,估计就是陈六御的船队和在瓜洲建立的后勤基地了。

可是,虽然当初补给队在瓜洲囤积了一些物资,也只能保证自己一千多人的部队三个月的粮食用度。

原本他们还指望,打下扬州这个食盐和粮食的贸易市场,缴获当地的存粮,多少还能补充一下军粮的供应,但是从现在来看,即便立刻拿下扬州城,城里的存粮也不多了,怕是很难养活全城的百姓。

但是,如果拿出军粮接济这么多的难民,即使按照“不饿死”的低标准,也顶多只能维持十来天左右。

如果不接济难民,部队的军食自然可以保证,但是让难民逃散,任期自生自灭的话,饿死的人肯定不会少。

那样的话,要是侯爷知道了,一定会被责骂的。

因为,这首先是损失了宝贵的人口,其次,这种“见死不救”的行为,会严重损害讨虏军一直以来的口碑,对后续的民事工作相当不利……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40kkg.space    58bbc.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