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81】长得真像浅浅

作者:雨雪紫冰辰字数:5204更新时间:2019-05-16 10:01:42

常在河边走,早晚要湿鞋。

林轩没有想到会被自己眼中的超级兵给换掉,不过一波二换五怎么都是赚的,听到同样阵亡的张恒也在语音里面激动地喊着“nice!nice!”他撇撇嘴没有说话。

没有办法推进,拿掉小龙、控一下视野,顺便处理一下兵线,不过这一波后,随着两波团战的惨败,tl偷大龙所取得的优势依旧荡然无存,攻守之势逆转,林轩他们开始了熟悉的四一单带,穆挽离单人带上路,其他四个人抱团推中路。

“开蛇女!只要能开到蛇女,我们就肯定能赢!”

蛇女已经不需要买鞋子,天然就多了一千块钱,金再秀这局的发育同样很好,此刻第四件装备都要出来了,输出并不比林轩差,不过蛇女一来手短,二来自保能力有限,只要张恒能够开到他,哪怕不能杀掉他,只要限制住他的输出,双方对着收割前排,sky依旧能够凭借着薇恩的超强切坦与林轩的个人操作来打赢团战。

tl经过了前面两波团战的溃败后,已经放弃了主动开团的想法,龟缩在塔下等着sky这边冲动犯错,他们终究是lpl最顶级的强队之一,谨慎起来后sky这边也一时难以找到好的机会,战况就一直焦灼着。

薇恩同样手短,林轩大多的时候只能依靠着火炮的额外射程去消磨防御塔的血量,再没有大龙buff加持的情况下,小兵的推塔能力并不强,不过好在对方的清兵能力同样不强,基本每个人上前清兵都会被打出一轮甚至两轮的圣银弩箭,如此直到第二条大龙刷新前,林轩他们终于推掉了tl的中路二塔。

拿下二塔后,大龙也已经即将刷新,林轩他们四个人迅速转战大龙区域控视野埋伏,tl依旧很稳健地不肯轻易前往没有视野的黑暗地带,tl第一个蓝色饰品用掉后,林轩他们四人立即开打大龙,等tl这边赶来的时候,大龙血量已经近半,原本在上路二塔与慎纠缠的奥恩、一马当先开视野的布隆都迅速地往大龙坑靠近过来。

江映雪减速到布隆后,林轩迅速跟上输出,两轮圣银弩箭爆开,布隆利用队友位移拉开距离,林轩在卡尔玛护盾加速下紧跟不舍,布隆很快残血,不得不交出大招阻断sky众人。

“龙龙龙!”

见对方迅速撤走,林轩他们回头继续打大龙,tl大概察觉到了sky打龙的决心,猪妹开始绕位置到了大龙坑上方,准备在最后时刻冲下来拼惩戒。

随着大龙血量越来越低,tl余下四个人距离大龙坑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因为被真眼控住了视野,所以tl是无法看到大龙具体血量的,不过有羊刀薇恩在,他们显然不敢低估对方打大龙的速度,所以林轩他们这边看到大龙血量还有两千多的时候,奥恩和布隆再次靠近了过来。

“嗡……”

伴随着恢弘浩大的声浪,羊角神祗幻象再次被召唤出来,自sky上路一塔残骸处浮现,随后穿过大龙坑,直奔走到河道中央草丛旁的奥恩奔来。

“轰”地一声炸响,薛云琪按下了准备许久的群体护盾,张恒在加速效果下冲出龙坑,直奔对方人群冲去,察觉不妙的tl四人立即后退,然而已经晚了。

“轰”

eq闪现打断奥恩大招第二断效果后,德玛西亚皇子将蛇女、布隆两人同时圈禁了起来,伊泽瑞尔先一步位移拉开了距离,并没有被圈禁住,qw两个技能丢出去后立即原地拉大。

蛇女已经提前开启了护盾挡住了皇子的一波爆发,血量损失并不多,薇恩正在输出奥恩,金再秀自然不怂一个皇子,果断开始反打,慎落地嘲讽,命中了两个c位后,直接追着伊泽瑞尔开始砍。

猪妹终于从大龙坑上方赶来的时候,奥恩血量已经岌岌可危,她不再迟疑,远远地将大招极冰寒狱丢了过来,原本以为这个薇恩不断地风筝走a奥恩,至少有一半的命中概率,却没有想到自己技能刚刚出手,薇恩就已经在刚刚的位置消失了。

一秒钟的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极其漫长。

随后那个一身火红的身影出现在皇子身旁,手中猎龙弩瞄准了正在不断嘶鸣着啃噬皇子血量的蛇女。

“嘣!”

嘲讽结束再接定墙,蛇女的血量瞬间掉到了三分之一以下,不过好在眩晕终于结束,人首蛇身的她双眸亮起,血红色的光雾瞬间笼罩了前方八百码范围。

可惜的是,石化凝视的目光看到的,只是薇恩的背影。

蛇女无暇关心这些,闪现逃向自家野区。

林轩跟上闪现后,两箭收掉蛇女人头,随后配合着慎追上闪现逃走的伊泽瑞尔,两箭收掉他剩余的近半血量,一声双杀在召唤师峡谷上空响彻,林轩再次回头追上想要逃走的布隆。

至此这场团战胜负已定,张恒被奥恩击杀后,林轩也已经杀掉了布隆,在薛云琪的加速上追上奥恩,没有再发生被超级兵锤死的尴尬世间,四箭迅速地拿下第四个人头。

猪妹已经逃向了sky的红buff野区。

“五杀五杀五杀!”

林轩一边朝着猪妹追去一边大喊,旁边的江映雪忽然打了一个标记,随后走到他身旁开启了大招,林轩毫不犹豫地跳了上去,发现前路被截住的猪妹立即掉头,原本都已经逃到了sky中路二塔处,打算往下路野区跑,开始往sky的高地上冲去。

林轩明知他在拖延时间,此刻也是义无反顾地追了上去,终于在猪妹即将被高地塔打死前追上,两箭收下人头,仿若震得整个召唤师峡谷都在颤抖的“penta- kill”终于在上空响彻。

“五杀到手!penta- kill——”

如果这场解说不是张飞的话,以现场的氛围,这次五杀很可能都没有tl拿个双杀来得激动人心,不过张飞能够稳坐lpl解说前两位的位置,在情绪调动上自然是有其过人之处,加了重音的激动喊声传出屏幕,不止是观看直播的观众大受感染,就连现场的一些观众也跟着原本声势并不大的sky粉丝们一块喊了起来。

“哇——”

远隔重洋的姜浅予同样激动地跳了起来,抱着呆呆用力地晃了晃,过了好半晌,喜悦激动的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下来,可怜的呆呆已经头晕目眩,很无辜地瞅着她,小妮子嘻地一笑,把它放回沙发上,下意识地抬头四顾,看着并不张扬却在无声处彰显着华贵的雅静客厅,仅仅是那副前两天才刚刚新悬挂上去的《西园雅集图》,其价值就足以在国内任何一线城市中心地段的轻松买下至少五十套豪宅……

但却找不到一个能让她分享此刻激动与喜悦心情的人。

林轩他们打下大龙,正在重新集结中路推进,姜浅予却忽然觉得意兴索然,她抱着膝盖呆呆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屏幕出神,然后抹掉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的眼泪,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手机。

这场比赛打得十分焦灼,也称得上是激烈,但如果事后看的多,总会觉得少了些什么,张飞在比赛结束,以极其振奋的情绪与语气恭喜了sky拿到最后一张季后赛门票后,才说道:“这场比赛不得不说是sky打得太好了,尤其是大舅子,我想如果在季后赛两只战队再相遇的话,tl必须好好考虑该怎么解决这个点了,而且tl……怎么说呢,不是说他们打得不好,但我觉得他们打得有些太被动了,感觉他们从那波抓大舅子后,好像就一下子失去了进攻的勇气,一直都在被动地让sky开团,我个人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张飞的话不可谓不中肯,这其实也是tl一直以来的问题,他们在优势局的时候能够打出很强大的统治力,可如果队伍陷入劣势,似乎就只会守塔等待对方犯错给机会,而如果是在世界赛上面对着强队,比如lck赛区战队的时候,哪怕是优势,他们也有些“稳的太过分了”。

比赛刚刚结束,林轩他们还没走去握手,张三、任帆和刘汉东就兴奋地从后台冲了上来,刘汉东看着似乎比两个教练都还激动,从后面抱了林轩一下后,就扑到了张恒的身上,不住地喊着:“牛批!牛批……太爽了!”

张恒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曾听刘汉东说起过他之前去tl战队试训过,结果人家嫌弃他打得太激进,所以不愿意要他,现在这局比赛虽然是他上场,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这局比赛中后期的打法,还真就是刘汉东的风格,或许还谈不上激进,却至少始终扮演着开团的角色。

除了表情亘古不变的江映雪淡然依旧,其他人的脸上都满是笑容,应付了过于热情的两个教练与一个替补后,林轩带头走向tl战队比赛区,很礼貌性地握手结束后,林轩他们谢幕走回后台,张三、任帆、刘汉东以及肖璇等许多人都已经等在通道处,林轩过来的时候,正听刘汉东有些惋惜道:“……要是能让我去握手好了。”

任帆笑道:“季后赛还有机会。”

刘汉东道:“只有打比赛的才能去握手吗?要是我能替恒哥握手也不错……”

“你想太多了。”林轩顺口打击了他一句,众人说笑着一块走向后台休息室,林轩忽然发现穆挽离嘴咧得都快到耳后根了,有些好笑地道:“至于这么开心吗?”

穆挽离笑道:“进季后赛就有奖金啊。”

其他人大笑,江映雪大概嫌弃他们勾肩搭背地走得太慢,还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微微侧了侧身,从旁边走进了休息室里面,穆挽离耳边响着刘汉东“不是说进季后赛了陈哥要请客聚餐嘛,去哪里啊?”的话语,却全然没听进心里,走进休息室的过程中,目光尽可不必遮掩地盯着走在前面的江映雪窈窕婀娜背影,心中有种言语难以说明的欢喜,觉得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一样。

刚刚去握手时,他与对方最后一手握手完毕,才发现江映雪是跟在他身后的,这很大概率是一个巧合,大概也只会是一个巧合,可为什么这样的巧合偏偏发生在这个时候?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不久前那场与鱼龙战队的比赛后,她因生病而显得异常憔悴与虚弱的脸庞上那种难过而又不愿展露给人看的坚强的让人心疼的表情,那一刻直刺心底的刺痛与这一刻溢满身心的欢喜重叠,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未知的掌控一切的至高存在,在给他指引着一条通往幸福未来的方向。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曾因自己的努力换来了不菲的金钱回报,能够改善家庭的经济境况而有过很大的惊喜与满足,然而自打今年回家过了年后,那种喜悦似乎就变成了泡影,以至于他一些有空暇的时候,会下意识地,不由自主地想着,自己如今到底在做什么。

这种疑问让他产生了莫大的惶恐,只能以更久更累的训练来挤压掉这些不该有的胡思乱想的时间,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胡思乱想的时间开始变多了,却不是在床上,而是在训练室。

他每天起床的时间开始变早,晚上的时候,每当那个身影从训练室离开后,早已经适应甚至能够感受到乐趣的无休止的枯燥的训练,似乎就在门被关上后的那一刻变得如同嚼蜡,成了煎熬。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大舅子可以在战队连败、所有人都心同死灰时还坚持着“我们要拿冠军”这个自己当初也觉得遥不可及甚至有些可笑的想法了,也忽然多少体会到了一些某次偶然闲聊,大舅子问三哥为什么还不找女朋友时,说笑一阵后三哥说“其实有个人可以喜欢本身就是很好的事情了”的含义。

这样就挺好的。

穆挽离这样想着。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在这一刻,以及未来的很长的时间里,他都是这样想的。

四月二十五日,临近五一假期,lpl季后赛第一轮淘汰赛将在榕城举行,sky全员提前了两天来到这座城市,林轩在抵达的当天下午特意请了假抽空去给外公外婆问好,原本只身前来多少有些忐忑,尤其是姜景淮那个坑货原本说好陪自己来的,结果到头来居然说来不了……

却没想到刚走进院子后,就怎么看趴在花园上的那只黑猫怎么觉得眼熟,正奇怪地要问外婆的时候,就看到姜浅予一袭水绿色无袖丝质长裙,肌肤胜雪,娉娉婷婷地站在廊上,像是一株静立于晚风中的水莲,睁着澄净无瑕的明眸盈盈地望着他。

林轩懵了。

他盯着姜浅予对视了足足三四秒钟的时间,才扭过僵硬的脖子,梦呓般地问外婆:“这谁……谁啊?长得真像浅浅……”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sceny4u.com    711qq.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