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47 主题偏了啊

作者:炮兵字数:5079更新时间:2019-06-07 10:26:11

“误会”郑鹏连忙解释:“皇上,微臣绝无侮辱李侍郎之意,主要是茶水...有点喝不习惯。”

郑鹏真没有说谎,那杯茶苦中带咸,喝起来比药还难喝,只是喝一口就忍不住喷出来,没想到李林甫给自己行礼,正正喷在他脸上。

茶叶在华夏的历史悠久,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已无从追溯,关于茶叶起源的说法有很多种,其中最受认可是茶圣陆羽在茶经中所以说的“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的说法,而茶叶刚开始的功用是药,后来慢慢变成一个饮食习惯。

陆羽是茶叶发展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他一生嗜茶,精于茶道,可以说开启了一个茶的时代,然而,在陆羽写出茶经之前,唐朝人喝茶颇为随性,主要是加工茶叶的工艺还很粗糙,茶叶苦涩难入口,为改善口感,在茶里加盐、加醋、加桔子皮、加糖等等,每人都根据自己的口味加。

王仲文让人送上的茶,又咸又苦,味道还很冲,郑鹏一喝就有想吐的感觉,喷出去时正正喷在李林甫的脸上。

“让冠军候见笑,这已是今年上等的茶叶了。”王府的管家王福尴尬中带着一丝郁闷地说。

皇帝大驾光临,王府的人可以说竭尽所能招待,这些茶叶是府中珍藏的上等茶叶,二位小郎君平时都舍不得喝,这样的茶叶还差?

萧嵩政治的才能一般,但吃穿用度很考究,只是喝了一口茶水,马上分辨出里面加了什么,很公正地说:“茶水里加了青盐、陈年栀皮和人参,口味稍稍有点重,冠军候一时吃不惯,倒也情有可愿。”

郑鹏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李林甫说:“李侍郎,真是抱歉,这绝对是一场误会,让你受惊了,要是不解气,你也喷我一脸算扯平?”

老实说,看到李林甫一脸狼狈的样子,郑鹏的心情非常好,只是当着这么多人面不好笑出来。

李林甫的心情来糟糕透了,精心准备的方案,在郑鹏面前输得一败涂地,有心想在李隆基面前露个脸,没想到反而成了衬托郑鹏的绿味,心情已低落到极点,完了还给郑鹏用茶水喷了一脸。

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李林甫都郁闷得快要哭了。

郁闷归郁闷,李林甫的情绪很快调整好,随意用衣袖抹了一把脸,面色自若地说:“哪里,冠军候是无心之过,不是一点茶水吗,没什么,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这话言重了。”

要不是顾及影响,要是杀人不犯法,李林甫恨不得把郑鹏生吞活剥,然而李隆基、萧嵩等人在场,郑鹏也及时道歉,还说愿意让李林甫喷回一脸,虽说李林甫很想喷,但他还是“大度”的轻轻把这件事揭过。

喷回去能出气,但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也就毁了,不想发生也发生了,还不如让郑鹏欠自己一个面子,也在李隆基、李朝隐等人心中留一个大度、识大体的形象。

对李林甫来说,只要能上位,什么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别说茶水喷一脸,就是让人吐口水他也能唾脸自干,说完这句话,眼角的余光看到李隆基面上的笑意,李林甫反而暗暗有些感激郑鹏,也是郑鹏的“失误”,总算让自己有了“露脸”的机会。

虽说有点...恶心。

郑鹏有些“感动”地说:“李待郎真是大度,那我也不能太小气,说实话,上次李侍郎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弹劾我,心里很生气,本想以后疏远李侍郎,烧尾宴的请客名单上并没有李待郎,回去我马上把李侍郎的名字加上。”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们做臣子的,都是为皇上效命,为大唐出力,有时政见不同也是殊途同归,还请冠军候多有担待,冠军候是国之栋梁,大唐的英雄,有幸被邀参加冠军候的烧尾宴,幸哉荣哉,哥奴不仅一定出席,还要备一份厚礼祝贺冠军候荣升。”李林甫一脸认真地说。

李林甫还真有点羡慕郑鹏,郑鹏的人设太好了,风流倜傥、敢说敢为,要是别的官员有什么说什么,别人说他天真无知、说话不经大脑,可放在郑鹏身上变成口直心快;别的官员或有地位的人上青楼,有时还要顾忌别人的流言蜚语,然而郑鹏上青楼,所有人都觉得不能再正常,要是郑鹏不风流,别人反而觉得他是不是某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两位爱卿能握手言和,同心同力,这是大唐之福,朕甚欣慰。”李隆基面带笑容地说。

郑鹏和李林甫连忙向李隆基行礼,一边说不敢,一边感谢皇帝关心。

李隆基瞄了郑鹏一眼,突然开口道:“郑爱卿,你的烧尾宴,什么时候好呢?”

别人升官,这边接荣升的圣旨,那边开始摆烧尾宴,郑鹏可好,升了官、晋了爵,可烧尾宴却迟迟没有消息,李隆基都有些急了。

这个郑鹏,自己都表态要去吃他的烧尾宴,可他还是没当一回事,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内?

郑鹏马上应道:“回皇上的话,因为要做一道特别的菜式,还要请皇上多一点点耐心。”

“特别的菜色?”李隆基有些疑惑地说。

“设宴其实很简单,就是今晚把宴席准备好也可以,微臣就想让皇上品尝一些不一样的美味,而这种美味的食材很重要,所以准备的时候要久一些,请皇上恕罪。”郑鹏一脸正色地说。

郭通雄一到长安就跟太子李瑛勾搭在一起,再加上越来越少的分红,郑鹏就知合作多年的卤肉生意要黄,暗暗吩咐黄三以最快速度弄一个新的养猪场,开始时只收购母猪,优先收购怀有猪崽的母猪,这样生下来的小猪崽,公的选择在七到十天开始阉割,母的选择在一个月左右,这样可以得到肉质鲜美的猪肉,计划在见完黄三的第二天就开始实行,阉割小猪后,起码要养小半年才能出栏,烧尾宴用的猪类,就是阉割过猪的猪肉。

正好趁烧尾宴这个平台,把新式猪肉一炮打响,把贵乡郭氏想独吞的市场重新拿回来。

贵乡郭氏为了少分钱,提前转移财产,其中有一部分是变卖掉,给他们一点时间,让郭通雄把摊子重新铺开,赚到的钱大笔投进去,再一举推出新式猪肉和卤肉,让他们的投资血本无归,到时看他们怎么哭。

郑鹏要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自己能把他们捧上去,自然也能把他们拉下来,打回原形。

自己是好说话,对朋友仗义,但绝不代表自己对敌人也善良。

李隆基闻言哈哈一笑:“郑爱卿都这样说了,很好,朕就耐下性子,等着爱卿给朕带来新的惊喜。”

这话说得有道理,在场的人都算家大业大,随时都可以设宴,也不差这一顿饭,郑鹏做得这么细致,说明他很用心做这件事,李隆基内心更加期待了。

“微臣一定不会让皇上失望。”郑鹏恭恭敬敬地说。

等二人说完,一旁的李朝隐突然开口问道:“冠军候,刚才你对这时的茶水,好像甚是不满意,难不成贵府中有更好的茶叶?”

李朝隐是一个好茶之人,平日最大的享受就是工作完后,泡上一壶好茶慢慢品尝,王仲文出身官宦之家,家财丰厚,对吃食也很讲究,老实说这茶味道很不错了,刚才别人顾着说话的时候,喜欢喝茶的李朝隐一口气喝了满满一壶,要知这茶比自己家里的好太多,没想到郑鹏连一口都咽不了。

说明一件事,郑鹏家里有更好茶叶。

李朝隐话音一落,李隆基、萧嵩都把目光放在郑鹏身上。

郑鹏闻言,心中一动,微笑着说:“没有。”

正当所有人有些失望时,郑鹏突然开口补充道:“不过,很快就会有一种新茶面世,相信这种新茶会让李大夫满意。”

到了大唐,除了好好享受一下人生,感受盛唐的风采,郑鹏也希望自己的到来为大唐增添一些新风尚,茶叶对华夏人很重要,而郑鹏也是一个喜欢喝茶的人,早就想改良茶叶,不用天天喝那种难以入口的茶水,只是长安没有产茶,自己也一直忙这忙那,都没时间开发茶叶的新工艺,好不容易从吐蕃活着回来,说什么也要抽时间改良它了。

茶圣陆羽也是大唐人,算算时间,现在的陆圣还在吃奶尿床,郑鹏可等不到他长大。

“是吗?”李朝隐闻言眼前一亮,很快笑着说:“那某就静候冠军候的佳意。”

作为御史台大夫,李朝隐一向以身作则,要说别的财物,他肯定不收,毕竟对一个御史大夫来说清誉很重要,但对于自己喜欢的茶叶,还是擅长创造奇迹的郑鹏说好的茶叶,破例也要收了。

李隆基也饶有兴趣地说:“新茶?有趣,郑爱卿,你可要好好做哦,要知李爱卿一向洁身自好,从不收别人送的礼,特别是同僚,现在他可是主动开口。”

“一定不会让李大夫失望。”郑鹏眼前一亮,马上应下。

李朝隐的为人郑鹏也听过,要是这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也收自己送的茶叶,绝对是一个极佳的宣传,郑鹏连新茶的宣传语都想好了“御史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某某茶”。

对,就是这样。

萧嵩有些着急地说:“冠军候,你可不能厚此薄彼,要是有好茶,别望也给小老留一份。”

皇上都打趣了,萧嵩也不肯落后,不管茶好不好喝,先凑个热闹再说。

“对对对,冠军候,某也是爱茶之人,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李林甫不甘落后,马上开口附和。

茶味好不好,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就是溶入这个集体。

郑鹏笑容满面地说:“哪能呢,新茶弄出后,在座舱的见者有份,永不落空。”

话音一落,现场爆发出一声欢笑声。

王府的管家王福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今天怎么一回事,不是来这里协调两位小郎君分家的吗?前面气氛还是好好的,怎么说着说着,话题变了,转移到吃喝玩乐方面,还越说越带劲。

郑鹏等人不会理会王管家这种小人物的想法,众人笑完后,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变,一行人有说有笑起来,主要是李隆基的兴致不错。

困扰李隆基一年多的难道,眼看就要解决,李隆基心情不错,听到郑鹏这么用心准备烧尾宴款待自己,内心更是愉悦,要知这一年大唐风调雨顺,庄稼获得大丰收,对外用兵也节节胜利,连吐蕃这根眼中钉、肉中刺也顺利拨掉,从此大唐西部安枕无忧,不仅丝绸之路更通畅,大唐的铁骑也可以肆无忌惮地西进,冬至的宴会上,前来祝贺的大食使团不仅恭恭敬敬,就是贺礼也比往年厚了足足一倍。

不用说,没了吐蕃制肘大唐,被大唐打到怕的大食也不敢再蹦达,大唐附近的国家或部落,看到大唐国力、军力如此强盛,也纷纷扩大祝贺的使团的规模,祝贺的礼单也长了很多。

灭了吐蕃后,前来祝贺的国家比去年足足多了十二个,以至李隆基心情大好。

也就是心情好,要是心情欠佳,王氏兄弟这样闹,李隆基的杀威棒早就放下来了。

说着说着,话题自然而然扯到吐蕃,说到吐蕃,焦点肯定放在郑鹏身上。

萧嵩不吝赞赏地说:“冠军候真是大唐的福将,区区一万人,竟然以蛇吞象之势灭了吐蕃,除了大唐的心腹大患,某在明德门下看到那些被押到长安的吐蕃王族,解气,太解气,要知昔日我等可受了不少吐蕃人的气呢。”

“不错,昔日那些使团,不仅对皇上不够尊敬,还在长安肆无忌惮地闹事、殴打大唐百姓,看到那些王族一脸沮丧的模样,提气。”李朝隐也忍不住附和道。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郑鹏谦虚地说:“拿下吐蕃,都是托皇上的福,也借了大唐国富民强的光,诸位就不要捧杀了。”

李隆基突然开口道:“郑爱卿,你还记得吐蕃的尊月公主吗?”

尊月公主?不就是吐蕃王族那个最漂亮的公主吗,好像是十二三岁,天生的美人胚子,当时手下一个劲怂恿自己把她收了,自己有点不忍心,也不想上行下效乱了军心,这才没收。

李隆基怎么突然提起她?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28cg.space    58bbc.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