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一章:陆相问计(2)

作者:天雨寒字数:3159更新时间:2019-02-11 09:45:26

蒙面女第一次见向来处事不惊的哥哥如此激动。

的确,现在形势太严峻了。

待陆相说完,蒙面女道:“哥,我也不甘心。可是,他都说了,斗没有希望!只有走,才有希望!”

陆相仰面长吁口气,目光也充满了一种赌徒似的孤注一掷。

陆相道:“我在官场沉浮这么多年,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少次我都陷入困境,但是我不放弃,最后硬是将局面搬回。所以,人定胜天!我要胜天!”

蒙面女道:“既然哥哥决定不走,继续斗,妹妹听你的。不过,我们得保住他。不能将他害了。”

陆相道:“当然!就算我们都死,也得保住他。如果有一日他真痊愈了,论武功!论智慧!试问,天下谁敌手!所以,我们留下斗,让他走!”

蒙面女也激动了,她道:“对!只要保住他,死又何惧!或许我们还能将局面搬回也未可知呢。”

陆相道:“我现在最担心,斗下去,会将我们陆家底细暴露了。所以今日形势如此危险,我都未用陆家‘明月飞凰’,因为‘明月飞凰’太奇特了,奇特的让人一眼便识。只要我们身份不暴露,我就是一朝之相,手握重权,就有本钱周旋下去……”

兄妹俩正说着,门被敲响。

陆相让进来。

进来的是陆峻。

陆峻将门关上对陆相道:“相爷,你离开后,他想了一下,让我再捎几句话。”

陆相道:“快说!”

陆峻道:“他说,现在只有走为上,可全身而退。但是相爷你最终是不会走的,你会继续斗……”

陆相道“还是他最了解我啊!”

陆峻继续道:“他说如果继续斗,必须利用南境王与东西二门。相爷在暗,让他们在明。明暗呼应。必要时,弃车保帅……”

弃车保帅!

陆相心中一动,目光也收缩了一下。

陆相道:“他还说什么了?”

陆峻道:“他还说,相爷尽管全力应付,不要再操心他。必要时,他会走。只要有我、老八、北宫三人在。他就无事。北宫为他续命,老八保护他,我鞍前马后。这样,天下无人能找到他行踪,也无人能伤害他半分……”

陆相听眼中湿润。

“告诉他,就是我死,也会保住他。”说到这里,陆相又看着陆峻。目光充满期望,也充满嘱托。陆相道:“如果我遭受不幸,他就交给你了。只要他活下去,我们陆家就会有与日争辉的一天!”

陆峻神情激越,眼睛发红道:“相爷放心!”

陆相道:“还有,做好随时走的准备。如果局面不利,我立刻派人通知你。你们立刻走。”

陆峻道:“是!”

陆相拍拍陆峻的肩。

陆竣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更是千般重了。

陆相道:“去吧。”

陆峻就转身出去。

陆竣走后,陆相喃喃自语道:“这百年来,陆家出了两个异类。结果,一个现在只喘着一口气,但是智慧无双。一个,万人敌,但是……哈哈……”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陆相发出一阵笑。

笑声中充满无奈。

……

今日谈判,血魔和陆相都设了计。

陆相一方,活下四人,血魔一族,活下四人,其余皆亡。

事情结果也出乎所有人意料。

陆相和血魔第一次交锋,算是打了个平手。

林屹也没想到这次谈判最后以两败俱伤收场

林屹与陆相分开后,并未先回京城落脚处,他朝京城西北方向而去。为何去西北方向,那里有又什么,只有林屹心里明白……

……

左朝阳、秦定方、李十五和望归来四个血魔奴则返回栖身处。

秦定方和左朝阳当面向血魔复命,将事情经过如实禀报。

陆相布下炸阵,除四个血魔奴生还,其余人都被炸了个粉身碎骨,也真是出血魔意料。

余北血和余大仙得知余四仙被炸死,父子二人悲痛不已。

父子二人不敢在血祖面前发泄悲伤,毕竟这次是血祖设局让四仙丢了命。

余大仙便回自己屋里号哭去了。

余北血强忍悲伤,立在血祖身边随时听候差遣。

血魔看着面前躬身而立的铁魔和北魔,他那双淡红色眼睛光芒流转不定。既让人难以揣测,又让人深感不安。

左朝阳道:“血祖,我们办事不利,让血祖失望,请血祖惩罚!”

秦定方则不作声。

血魔开口道:“这个陆相的确不简单,竟然布下炸阵,这次算是和我打成平手了。这也不怪你们,怪我太小看他了。你们二人先下去吧。”

秦定方和左朝阳就先下去。

二人去后,血魔又将李十五叫来。

血魔对李十五道:“我将铁魔就是左朝阳的秘密告诉你,让你透露给秦定方,秦定方什么反应?他这次没有趁机算计左朝阳吧?”

李十五道:“秦定方很是震惊。他虽然希望左朝阳死。不过,秦定方不敢坏血祖的事,所以也未算计左朝阳。还算配合左朝阳。还有,这次左朝阳飞入炸阵救望归来,足见他对望归来还感情……”

血魔听着,微微点了下头。

似认同李十五所说。

血魔道:“下去吧,有什么事,向我报。”

李十五道:“是。”

李十五退下后,屋中只剩下血魔和余北血。

余北血才是血魔最信任的人。

血魔对余北血道:“看来这个陆相爷是宁为玉碎,也不会交出北宫无羊。我设局,他也设。而且是炸阵,差点将我血魔奴都炸上天……”

余北血道:“血祖,我在云山地宫中,北宫无羊常提到陆相爷,言语间对陆相爷很是崇拜。所以陆相爷真是不简单。这次连四仙也未逃过一劫。血祖,要不我们先不要和陆相爷斗了,免得了坏了我们大事。血祖功夫就算只恢复六成,但是有血魔奴们保护,也无人能伤血祖。我们还是早些让皇上相信血祖是神。这次我就担心,惹了陆相爷,他会从中作梗,不让皇上相信……”

“怎么做不用你教我!”血魔突然打断余北血的话。这次未能成功,血魔心里也郁闷。血魔声音也提高了。似发泄心中不满。“你以为我要北宫无羊就是为恢复功力吗?!没有他,我现在功夫也恢复七成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八成,九成……我恢复功力,根本用不着北宫无羊!”

余北血以为血祖要北宫无羊,是想尽快恢复功力。

现在听了这话他迷惑了。

但是他也不敢详问。

情绪有些激动的血魔道:“我实话告诉你!我要北宫无羊,是想复活另一个人!她也是两百年前的人!当年我们约好的,生生世世永远不分开!不然,我一个人在这两百年后的世界醒来,你可知我的感受!”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58rng.space    711qq.space